首页 > 网络文摘 > 禅心禅意
山中默默无闻的民谣歌者,用安静打动全中国!
2018-02-23 19:16浏览次数: :

《经典咏流传》第一期中,一首《苔》与乡村教师和大山的孩子碰撞出了耀眼的光芒。“白日不到处,青春恰自来。苔花如米小,也学牡丹开。”一首20字的小诗一字千金,唱到许多人的心坎上。而乡村教师梁俊和诗以歌,教学生们把一首首诗唱出来,潜移默化地教育孩子的故事也感染了许多人。

 

因为梁俊老师带领我们唱出对青春的自信,对绽放的渴望,对未来的期待。我们期待千千万万个梁俊,在《经典咏流传》的舞台上,唱出属于你自己的那一首《苔》。我们欢迎千千万万个梁俊,在《经典咏流传》的舞台上,讲述你的青春故事、人生自信。我们相信千千万万个梁俊,在《经典咏流传》的舞台上,将创造出属于自己、属于中国、属于新时代的永恒经典。

 

一首孤独了300年的小诗,

一夜之间,亿万中国人记住了它

 

我给古诗文谱曲,是为教学。这不是新事,古而有之。《史记·孔子世家》说:三百五篇,孔子皆弦歌之。以音乐学诗,是我们的教育传统。然而,我所尝试的方法与传统也略微不同。我给古诗谱的曲,是现代性的,适合我们这个时代的孩子唱诵。诗文是老祖宗的,曲风却更贴近我们的生活,于是乎传统文化在现代的土壤里生根发芽。《苔》的传唱是活生生的例子。

 

我从未曾想过一首为教学而作的歌曲,能被如此多的人传唱,感动那么多人。我分不清让人心变得温和、柔软的是师生故事,还是歌曲旋律,或许,两者都有。当然,我也说不清是原版的《苔》好听,还是添加上的旋律与歌词,经过专业的音乐人制作后的《苔》好听,因为这始终不是我关注的点,我总觉得自己还是老师,特别是在这些孩子面前。

 

不过,如你所知,在舞台上唱歌的我们,的确感动了许多人,包括大年初一晚上在电视机前看节目的自己。之后的几天,我也和你们一样单曲循环《苔》,默默啜泣。不过,我不是为歌曲感动,我感动于有机会和这些孩子一起上一堂节目录制课。山里默默无闻地老师和孩子有机会登上到国家级别的舞台,一遍一遍地练习歌曲,这个过程本身就是苔花如米小,也学牡丹开。但是,即使上了《经典咏流传》的舞台,我们的角色还是改变,依旧是师生,而不是表演者。

 

不刻意迎合儿童

而是激发他们身上的诗性

 

《苔》对我而言,不是大家听到那首舞台上演唱的《苔》,原版的《苔》我只写了四句旋律(新版的苔也用了此旋律),白日不到处,青春恰自来。苔花如米小,也学牡丹开。它不是常规结构的流行音乐作品,它是只有一段旋律的小歌。写得简单,是因为这样可以更容易让蒙学的孩童上口吟唱。

 

不过,它也区别于人们通常听到的那种节奏感很强、欢乐蹦跳的儿歌,因为我创作时并没有打算迎合儿童,而是想向儿童传达一种音乐旋律特有的美感,让他们透过音乐的美感体会诗词的韵美,更倾向于引导和教育,带领孩子们进入音乐与中文那充满诗意的世界。

 

这么说吧,原版《苔》的旋律,是具有流行音乐审美的教育作品。更直观的从音乐角度说,它是简单、好听,能悦人心的歌曲;从教育角度看,这简单、好听能悦人心的音乐,是可以更好的帮助孩子体会中文韵味的作品;用音乐风格归类,这些作品大都是现代性的民谣音乐。

 

雁声依旧在,年少时对白

 

孔子说:不学诗,无以言。我们用音乐学诗,为了学习表达我们内心的情感。我在山上教书时所创作的古诗音乐,都朝着简单、好听,用现代音乐审美解读古诗文意境的方向奔走的,一首首作品被创作出来,在课堂上被唱出来,反复打磨,竟然成为我们一种的诗性教育方式,这一切生发得是那么的自然。

 

我想,这正是山里的孩子们喜欢上诗文的原因。我们在大山里唱了两年,百唱不厌。甚至,每个班级,每个孩子,都有他们古诗排行榜。我和大山里孩子们,都在这个互动过程里,生发了特别的感情,彼此信任,彼此包容,甚至彼此相爱。爱和陪伴的土壤,让我和孩子们都在古诗的旋律里悄悄地生长,这一切竟然应验这诗句:白日不到处,青春恰自来。默默无闻的老师,与世隔绝的大山里的孩子,活成一首孤独了三百年的小诗。

 

如果说,山里的支教生涯是《苔》的上半句,那么登上《经典咏流传》的舞台,就是下半句苔花如米小,也学牡丹开了。《苔》,这原本从土地里生长出来小歌,与CCTV专业的音乐制作相遇了,迸发出了另一种力量,这则是流行音乐的魅力。

 

更丰富的器乐加入,音乐开始用它独有的语言表现诗歌的情绪,让舞台上的《苔》更加丰满。新版的《苔》是节目组的音乐团队在旧版《苔》的基础上,流行音乐领域顶尖的音乐人们共同打造的。这不仅是个专业的团队,也很暖人。音乐总监刘卓老师是一个细心的人。录制节目前的排练,我和小梁在台上唱歌,因为监听耳机听不清楚,节奏和音高都抓不准,心里有些慌张。这时,刘卓老师走过来细心的问我,耳机监听音量怎么样?他不是责备我们唱得不好,而是在找唱得不好的原因。这让人温暖,给了我们录制的信心。

 

填词人二水添加了歌词,用诗性的语言把老师与山里的孩子相遇的故事融进了歌曲里,你是拼图不可缺的那一块说的正是我们彼此之间的情感;另一位作曲人韩磊,谱写了副歌的旋律,他让歌曲的结构与旋律都更加丰富,也让更加耐听,人们才会单曲循环;编曲老师祁勃力以简单的吉他与音效展开歌曲,接着弦乐悄然登场、缓缓诉说,渲染的正是小如米粒的苔花,努力绽放的过程;尾奏的转调很巧妙的把苔终于开放的过程从听觉上表现出来,把听者带入与苔花们一起开放的情绪里;副歌结束,高潮退去,乐曲回归最初的平静,简单的吉他,悄悄地隐在背后,将人的心绪缓缓带入温暖:雁声依旧在,年少时对白,耳边音犹在,如风暖心怀。

 

这一切的故事与音乐在《经典咏流传》上相遇,使得《苔》不再是一首小歌,所以当小梁简单纯净的声音唱出白日不到处,青春恰自来。苔花如米小,也学牡丹开的旋律时,我们感到那不是别人,而是每个微小却是被爱着的你,《苔》变成了你的《苔》。

 

安静的力量

 

《经典咏流传》里我和孩子们唱的《苔》播放结束后,有一位好朋友发来微信说:我感觉你做事情的力量来自安静,安静的做吧。这话把我带回了教室里。在教室里,我和小梁安静地唱着的苔,那是苔最初绽放的地方。安静的心,有一种不可言说的力量。

 

最后,我想说,在接到《经典咏流传》节目组邀约之前,我已经将一些在教室里所作曲、演唱的诗歌制作成音频。这些作品已上传到网络,喜欢的朋友们可以去下载收听。希望这些上天所赐的声音,发挥它们最大的价值,这是我给大家的新年礼物,新年快乐!(梁俊&晓丹2018222日)

 

附:大诗人袁枚的内心,极其纯真和对细小生命那种活力的感知,让我惊愕。用最简单质朴的文字,却讲出了一个直到现在我们还确信的生活道理。每个人都会低谷、卑微的时候,但是首先要自爱,自爱才能自信,自信才能独立。所以这首歌词,我想表达的第一个要素就是自爱。

 

我们应该偶尔静下来、慢下来,看一看,关注一下身边的生命,那怕是最细小的、最渺小的人和事。可能我们的心态就变得柔软而简单,就容易获得快乐,心里就会激发出早就存在于我们心底的善良。

 

就像我在歌词写的:每个人都是拼图里不能缺少那一块就算你弱小,但是也权利让自己快乐,让自己自由。

 

每个人都有自己小宇宙,每个人都可能命名自己的世界。也许天才,就是从异想天开,才开始自己的奇思妙想。也许伟人、英雄,都有过失败的比赛,才开始勇敢起来的。(《苔》填词人:二水)

版权所有:我们的幸福家园
生命细胞科学探索、应用项目组 网站备案号:赣ICP备13004158号-2
转载文章请注明本站www.9dairen.com    QQ咨询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分享按钮